《送我上青云》:女人心事谁人知 说给男人父母听

时间:2019.08.1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瑞克特


1905电影网专稿 《找到你》里的单亲妈妈李捷、电视剧《都挺好》里的女强人苏明玉以及新片《送我上青云》里坚韧于一身的女记者盛男,这些看似强大独立却又内心柔软的女性形象,是姚晨近年来接演角色的共通之处。

 

《送我上青云》之于姚晨,让她在对这类人物的持续塑造中逐渐建构出属于她的表演风格。这也是她第一次担任监制,为自己挑选本子,为新导演与影片质量保驾护航,实则也是为摆脱中年女演员的表演困境另辟蹊径。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影片更有着一颗小小的野心,它试图掀起一阵风,助力国产女性题材电影冲破固有表达圈层,扶摇直上“青云”。

 

不是去讲述农村妇女受到的种种压迫,不是像小妞电影那样谈谈情说说爱,也不是纠缠在婆婆妈妈的争吵与现代社会的婚恋关系里,它不同于许多国产片对女性群体的片面式描摹,而是选择大胆直关注女性的第二体征,直击女性的身体欲望诉求,窥探女性的生命困境。

 

姚晨饰演的记者盛男患有卵巢癌,她为筹集手术费被迫为归隐山林的老李写传记。罹患癌症算是全片最具戏剧性的事件,立下故事发生基础,但没有就此堕入一种苦大仇深的危机氛围,反而是把大量笔触散落在盛男与周遭社会环境和亲密人物的现实处境里,也用幽默与笑意消解了疾病与死亡带来的苦闷与伤感。


 

相比好莱坞电影大笔挥墨传奇女性的传记历史或以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进行创作,为女性群体争取社会地位与权利,《上青云》对女性的书写方式更偏向于欧洲电影的风貌:

 

用一个个人物,一段段情感关系撑起叙事,剧作写法与于佩尔主演的《她》《将来的事》《弗兰琪》等一系列欧洲女性电影不谋而合。同时,它的核心表达也是去肯定女性作为人的主体,推崇维护自由与尊严的生命价值。

 

姚晨塑造的盛男不是性感的美女,不是被银幕前的男性观众凝视与消费的欲望对象,她像个“女汉子”,内里有着对性与爱欲的渴求。作为记者,她是一个失败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不畏世俗强权、坚持自我的特立独行的人,这是当下很多都市女性的镜像与缩影。

 

影片出片名的方式有心也有意,摄影机从城市空间徐徐上升,在青云之处俯瞰芸芸众生,片名一出,一场对于盛男遇见的各色人性群像描绘也随即展开。


 

盛男有着不负责任的父母,原生家庭是她与生俱来、挣脱不开的牢笼。她与母亲爱恨交织的羁绊最有共情与感染力。

 

围绕在她周围的男性角色无一讨人喜欢:夺走盛男感情的是袁弘扮演的刘光明,一个里外不一的软饭男;李九霄扮演的四毛见钱眼开,是她不靠谱的朋友;梁冠华饰演的土豪李平与他神神叨叨的父亲老李,也令盛男在“入世”与“出世”之间迷茫徘徊。


 

以男性恶的一面折射女性的善,男性算是被物化的一类吗?仔细看,在他们身上有来源于现实生活的真实底色,刘光明的孤独、四毛的情非得已与老李的风趣,也都有生动的一面。


 

影片当然有很多不足,用对话调动叙事,“我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我那么努力,还是要死”,有动人话语,但有佳句无佳章,在影像与场面调度上的功力明显不够,对男女心境的挖掘还有些散乱,不够深入骨髓。


 

比起这些目所能及的缺憾,影片意味深长的结尾或许能散发更多回味的空间。盛男在残垣断壁上“哈哈哈”大笑三声,身边站着先前殴打她的疯子,如此荒诞的一幕,不经意间勾勒出她在面对先前所有压抑与恐惧之后既无奈、焦虑又无解的释然心态。

 

这是女性的电影,也是人性的电影,是一出举重若轻的女人心事,把所有解不开的郁结说给男人听,说给父母听,说给这个世界听。


文/瑞克特

星际旅行3:石破天惊
动作

星际旅行3:石破

为救挚友太空冒险

龙形侠影黄澄可
动作

龙形侠影黄澄

民间侠士对抗朝廷

叶问
动作

叶问

甄功夫打出国际范

太极张三丰
动作

太极张三丰

李连杰飘逸太极拳

叶问2:宗师传奇
动作

叶问2:宗师传奇

黄晓明苦学甄功夫

力王
动作

力王

樊少皇激情秀胸肌